蔡国强墨尔本展瞬间山水,包括一万只火药爆破

作者: 公司领导  发布:2019-10-18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万只爆破瓷鸟如影随形,蔡国强墨尔本展瞬间山水

原标题:一万只鸟,飞出 瞬间的山水 蔡国强个展墨尔本开幕

澳大利亚墨尔本当地时间5月27日,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在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开幕,展览展出了蔡国强全新的大型火药绘画和雕塑作品,其中,包括一万只火药爆破瓷鸟在空中组成的磅礴《鸟云》装置。值得一提的是,瞬间的山水与同时举办的兵马俑展永恒的守卫在图像、材料、理念和空间等不同维度对话,展览将持续至10月13日。

《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这些火药作品分别以手工麻纸、陶瓷和丝绸为媒介,是蔡国强于今年三月在墨尔本与当地志愿者合作爆破完成的。作品与秦兵马俑等坟墓中挖出的物件呼应,以此来讨论看不见的世界;其中山峦、柏树、花草等意象,映射生命、民族、昔日帝国的灰暗色调。

摄影:Tobias Titz

《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开幕,展出全新大型火药绘画和雕塑,包括一万只火药爆破瓷鸟在空中组成的磅礴《鸟云》装置。《瞬间的山水》与同时举办的兵马俑展《永恒的卫士》在图像、材料、理念和空间等不同维度对话;面对历史,也思考当今。这是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兵马俑首次与当代艺术的混搭展示。作为NGV年度压轴冬季大师系列,5月23日预览之夜即挤满一千多位嘉宾。展览将持续至10月13日。

蔡国强表示,瞬间的山水、永恒的守卫两个独立展览,如相隔2000多年的两条时间河流,在一个个空间各自展开。古代和当代,两股能量的张力交错牵拉,相吸相斥。我希望用一种新的展览形式提问,让当代艺术元素激发传统意义上的文物成为艺术,也激活观众的多元思维和视野,进入不同文化层面。永恒的守卫 守不住帝王的江山和权力,终将如秦代成为历史瞬间。瞬间才是永恒。

这些火药作品分别以手工麻纸、陶瓷和丝绸为媒介,是蔡国强于今年三月在墨尔本与当地志愿者合作爆破完成。作品呼应秦兵马俑等坟墓中挖出的物件,讨论看不见的世界;其中山峦、柏树、花草等意象,映射生命、民族、帝国的灰暗色调。

NGV馆长托尼埃尔伍德(Tony Ellwood)表示,蔡国强的思考深入问题核心。在面对特定对象时,他总彻底研究,确保对话内容富有内涵深意NGV和兵马俑有着特殊的历史渊源它曾经是第一个兵马俑展出的海外机构。用一种全新的形式再次展出,两个看似不同的世界,最终合为一体,对中国的古代和今天都有所反思。

《永恒的卫士》与《瞬间的山水》预览之夜,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永恒的守卫预览之夜,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张婧雅

摄影:张婧雅(上),蔡国强

鸟云 Murmuration (Landscape)

鸟云

万只瓷鸟如魂似影,贯穿展览始终。时而零星单飞,时而在兵马俑远方如乌云密布、千军压顶;时而以龙卷风之势,翻腾形成秦陵背后的骊山脉络。这些不同形态的陶瓷椋鸟在材料上呼应陶俑, 是蔡国强邀请家乡工匠,经过一年的研究而手工制成的。运往墨尔本后,在一次大爆炸中染出浓淡各异的水墨画般表情。

Murmuration (Landscape)

在墨尔本布展时,一名熟手一天也只能悬挂40只,一万只瓷鸟的《鸟云》,仿佛短时间内建造万里长城。蔡国强说,感谢我的技术总监辰巳昌利和NGV的布展团队。艺术家不可能在现场指导每一只鸟挂哪里。是他们都将自己变成了鸟,任意飞翔。

万只瓷鸟如魂似影,贯穿展览始终。时而零星单飞,时而在兵马俑远方如乌云密布、千军压顶;时而以龙卷风之势,翻腾形成秦陵背后的骊山脉络。这些不同形态的陶瓷椋鸟在材料上呼应陶俑, 是蔡国强邀请家乡工匠,经过一年研究手工制成。运往墨尔本后,在一次大爆炸中染出浓淡各异的水墨画般表情。

《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在墨尔本布展时,一名熟手一天也只能悬挂40只,一万只瓷鸟的《鸟云》,仿佛短时间内建造万里长城。蔡国强说,感谢我的技术总监辰巳昌利和NGV的布展团队。艺术家不可能在现场指导每一只鸟挂哪里。是他们都将自己变成了鸟,任意飞翔。

《鸟云》灵感来自艺术家年轻时,俯瞰坑内兵马俑军阵时所产生的视觉气势,以及被造八千雕塑只为埋葬的观念所震撼。海外兵马俑展常常是孤零的几座雕塑,流于异国风情的文化怀旧。既无感秦汉精神的大气,更无中国今天的气势,而且它与世界的关系有着速度、能量、复杂、混沌和不安的表现。鸟云的变幻莫测,就像墓穴浩荡兵马的魂魄追来,也似昔日帝国不散的阴影漂浮。蔡国强说。

《鸟云》艰辛布展现场,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蔡国强

《花瞬一、二》Transience I II (Peony)

《鸟云》灵感来自艺术家年轻时,俯瞰地坑内兵马俑军阵的视觉气势,和造八千雕塑只为埋葬的观念性之震撼。海外兵马俑展常孤零几座雕塑,流于异国风情文化怀旧。既无感秦汉精神的大气,更无中国今天,及它与世界的关系速度、能量、复杂、混沌和不安的表现。鸟云的变幻莫测,像墓穴浩荡兵马魂魄追来,也似中华帝国不散的阴影漂浮。

展览中,还有两件均为牡丹花主题的作品。31米长、3.5米高的丝绸火药画《花瞬二》覆盖满墙,花的兴、旺、衰、萎,呈现生命和文化的脆弱。蔡国强表示,我画牡丹的兴盛衰萎,没想到画到衰就很动心,萎更灵魂出窍!第一次想起也许活着只是幻想和梦;死亡才有灵魂,才是本源和永在。

《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花瞬一、二》,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摄影:Tobias Titz

展厅中央是火药爆破白瓷牡丹花簇《花瞬一》。巧夺天工的手工白瓷花在破坏蹂躏中升华为艺术。如果把牡丹花当成国色天香、当做至高无上的美,那么这件作品也算是美的葬礼。中国古画多表现花的繁华,却不敢面对死亡和衰败的生命真实。先辈画家的视野不如诗歌哲人对花开花谢的开阔蔡国强介绍说。

《花瞬一、二》

《花瞬一》爆破现场,2019,墨尔本 摄影:Tobias Titz

Transience I II (Peony)

《花瞬二》,2019 ,摄影:Tobias Titz

两件作品均为牡丹花主题。31米长、3.5米高的丝绸火药画《花瞬二》覆盖满墙,花的兴、旺、衰、萎,呈现生命和文化的脆弱。我画牡丹的兴旺衰萎,没想到画到衰就很动心,萎更灵魂出窍!第一次想起也许活着只是幻想和梦;死亡才有灵魂,才是本源和永在。

柏风 Flow (Cypress)

《花瞬一、二》,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展厅里,12米长、3米高的《柏风》则是以黄帝陵的柏树气场为灵感。柏树是长生、坚忍的象征,光滑树杆上的拧转凿线形成不屈的意志。从中国古画中松柏的时空构局可以窥见画家的高贵品性。作品由长短不一的导火线和粗细搭配的火药爆破,一气呵成

摄影:Tobias Titz

《柏风》,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展厅中央是火药爆破白瓷牡丹花簇《花瞬一》。巧夺天工的手工白瓷花在破坏蹂躏中升华为艺术。如果把牡丹花当成国色天香、至高无上的美,这件作品也算是美的葬礼。中国古画多表现花的繁华,却不敢面对死亡和衰败的生命真实。先辈画家的视野不如诗歌哲人对花开花谢的开阔

《柏风》爆破现场,2019, 墨尔本 摄影:Tobias Titz

《花瞬一》爆破现场,2019,墨尔本

地脉 Pulse (Mountain)

摄影:Tobias Titz

21米长、4米高的《地脉》表现中原苍茫的山川,火药爆破的锈色如同高原黄土。山脊山谷等地理轮廓是风水脉络和气的流动。超量火药的失控让烟尘混沌了精细的山脉线条,却带来升腾的灵动,仿佛时空拉伸。一声长叹,数鸟低飞穿行。

《花瞬一、二》,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地脉》,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摄影:Tobias Titz

兵马俑:永恒的守卫展览现场,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柏风

兵马俑:永恒的守卫展览现场,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Flow (Cypress)

此外,瞬间的山水推出了一本画册。开幕当天,也举行了蔡国强与NGV高级策展人Wayne Crothers的对谈活动。

12米长、3米高的《柏风》以黄帝陵的柏树气场为灵感。柏树是长生、坚忍的象征,光滑树杆上的拧转凿线形成不屈的意志。中国古画中松柏的时空构局可以窥见画家的高贵品性。作品由长短不一的导火线和粗细搭配的火药爆破,一气呵成

《鸟云》爆破现场,2019, 墨尔本 摄影:Tobias Titz

《柏风》,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柏风》爆破现场,2019, 墨尔本

摄影:Tobias Titz

地脉

Pulse (Mountain)

21米长、4米高的《地脉》表现中原苍茫的山川,火药爆破的锈色如同高原黄土。山脊山谷等地理轮廓是风水脉络和气的流动。超量火药的失控让烟尘混沌了精细的山脉线条,却带来升腾的灵动,仿佛时空拉伸。一声长叹,数鸟低飞穿行。

《地脉》,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蔡国强表示,《瞬间的山水》《永恒的卫士》,两个独立展览,如相隔2000多年的两条时间河流,在一个个空间各自展开。古代和当代,两股能量的张力交错牵拉,相吸相斥。我希望用一种新的展览形式提问,让当代艺术元素激发传统意义上的文物成为艺术,也激活观众的多元思维和视野,进入不同文化层面。永恒的卫士 守不住帝王的江山和权力,终将如秦代成为历史瞬间。瞬间才是永恒。

《永恒的卫士》与《瞬间的山水》展览现场, 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摄影:Tobias Titz

NGV馆长托尼埃尔伍德(Tony Ellwood)表示,"蔡国强的思考深入问题核心。在面对特定对象时,他总彻底研究,确保对话内容富有内涵深意NGV和兵马俑有着特殊的历史渊源它曾经是第一个兵马俑展出的海外机构。用一种全新的形式再次展出,两个看似不同的世界,最终合为一体,对中国的古代和今天都有所反思。

《兵马俑:永恒的卫士》展览现场,2019

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摄影:Tobias Titz

《瞬间的山水》推出一部画册,收录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的水墨艺术策展人马唯中、东京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长谷川佑子,和艺术家本人文章《帝国的阴影》。公众开幕当天举行蔡国强与NGV高级策展人Wayne Crothers对谈活动。

上:《鸟云》爆破现场,2019, 墨尔本

下:《鸟云》装置,2019,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

摄影:Tobias Titz

本文由uedbet发布于公司领导,转载请注明出处:蔡国强墨尔本展瞬间山水,包括一万只火药爆破

关键词:

上一篇:                      教师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